陆沉

杂食
但不吃逆

救救孩子

污蓓:

各位,只要你们给小久投出真爱票,但凡小久赢了
1、评论抽一个人送小久入手332rmb的小久box挂件,看图就可以知道我还没拆封,封口透明胶都还在,只要赢了就大出血送出去,只要你自己出邮费就可以了,东西也很轻要不了几块的邮费





2、抽一个人送 啊码太太轰出立牌,包邮!当初本来想自己留着,现在愿意送出去




3、转发抽一人打66rmb(这个不需要小久赢,转发就抽)

求求大家救救孩子,为了小久冲鸭,前两者需要附上真爱投票截图,第三项只要你帮我转出去帮小久加油就行了

【瑞金】人间久别不成悲

写得太好了!好喜欢最后一段!

加我看瑞金🔞小短片:

       速写段子,短,建议慢点读。虽然我写的很快……


      非性转,不要被开头误导。


     
      搭配BGM 《sign0》


  


         ※


  「坐吧。」
  
  
  格瑞将门钥匙扔在桌上,翻过杯架上的杯子倒茶。女孩几乎是踮着脚走近他的家,局促地坐在沙发上,纤细小腿紧紧并着。
  
  
  格瑞已经将凉透的隔夜茶端来,手伸在女孩面前才觉着不合适,又端回去倒掉,问:「你要喝什么?」
  
  
  女孩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时候她才觉得进了这间墓地一般的屋子里的唯一一点轻松。这个优秀的宛如设定好的机器人一样的男人,用他笨拙的待人接物方式让她获得了一点亲近感。「嗯……随便。」她说,手掌拢了拢肩边金色卷发,抬头一笑,露出一张比窗外小院里向日葵还要研丽几分的笑脸。
  
  
  「那……我去新泡一杯茶。」
  
  
  格瑞端着茶具走到厨房,女孩往里面瞥了一眼,皱了皱眉。洗碗台上摆着两个杯子,两个碟子,一只杯子装满牛奶,另一只杯底一点奶渍,一只碗上卧着吐司荷包蛋,另一只盘子空空如也。应该是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早餐痕迹。
  
  
  「格瑞先生你……一个人住么?」
  
  
  「是。」简洁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哦……听说你以前交过三个女朋友?」
  
  
  「两位。」
  
  
  「……?」
  
  
  「一位是恋人。」
  
  
  「……啊?」
  
  
  格瑞将重新盥洗干净的杯子倒入热牛奶,摆在女孩面前。
  
  
  「如果你决定当我的恋人的话,我认为你有权利了解这些。你有什么想问的,我知无不答。」
  
  
  女孩有些犹豫了。这个男人实在让人很难觉得他适合谈恋爱,一举一动都带着机械化的冰冷意味。可是……她偷偷瞄了男人俊美到人神共愤的面容。这个男人又实在太优秀,让人太想呆在他身边。
  
  
  「那……」她试探着开口,「那位能让你区别对待的『恋人』,对你很重要吧?」
  
  
  「应该吧。」
  
  
  应该?女孩一愣,这是什么回答。可是银发男人眼神淡漠,直觉告诉她不应该深究。
  
  
  「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自然而然。」
  
  
  「啊……」
  
  
  格瑞也意识到这样会把天聊死,多补了两句。
  
  
  「医院里认识的。我去检查身体,路过花园……他在那里沿着地砖缝背着手玩跳格子,病号服松松垮垮的,脚腕又细又白……他玩的很专注,脸上红扑扑的,额头上冒一点汗,阳光下亮亮的,我看了他一会儿都没注意到。后来玩累了注意到了,就抬头对我笑了笑。我当时就觉得,应该和他谈一场恋爱。」
  
  
  女孩沉默着等他的后续。
  
  
  「后来我经常去医院……牙疼,头疼,胃疼,想方设法疼。就在一起了……大概是在一起了。」
  
  
  「认识了两个月,就在一起了两个月。」
  
  
  女孩踌躇着打量格瑞。她总觉得这个话题不应该继续了,可是她看着格瑞,觉得这人面色云淡风轻,像在讲述一个久远的童话,唇色是一贯的苍白薄凉,他天衣无缝地淡然着。
  
  
  「那……是怎么分开的呢?」
  
  
  「他出门,没再回来。」
  
  
  女孩小小惊呼一声。这样的分离方式太过荒唐。却见格瑞轻声替他的前恋人解释。
  
  
  「两个月过的像水一样,没人做出过承诺,他没心没肺,我天生薄情,分开和相遇一样……像梦一样。不怪他任性。」
  
  
  「……你不难过吗?」
  
  
  格瑞摇摇头。「不难过,没法难过。」
  
  
  女孩不解。格瑞环视了圈屋子,说:「哪里都没有。」
  
  
  「一点痕迹都没有。就算是最轻的羽毛落在雪地上也会留下印子,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所有气息在他的脚跟离开这间屋子的范围时销声匿迹。我有时候半夜醒来会想,他大概只是一缕偶然落在我窗前的阳光,暖金色的,或者只是一缕风,在我指尖转一圈。这么一想,再低头看看手掌,也就不觉得难过了。」
  
  
  「但是……」女孩的语气替格瑞染上几丝愤懑,「这样也太……一句话不说就,很突然吧?那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格瑞摇摇头。女孩注意到他新雪一样的脸色,他紫槿色的眼眸微微眯着,颜色化了般清浅,开口时落字极轻,像怕惊扰了一个透明琉璃般脆弱的梦。他说:「并不突然。」
  
  
  「第一次见面时就知道他是晚期了。」
  
  
  空气忽然死了般寂静。
  
  
  格瑞却像开了话匣子,继续轻念。
  
  
  「后来葬礼我没去,我在开会,回来时才收到请柬。那天刚好暴雨,出门不便,我就留在公司处理资金断链的问题。他姐姐因此很不待见我,他姐姐长得和他很像……很疼他。那晚回家的时候电路因为暴雨出了问题,摸着黑开门的。……还好雨停了后月亮格外明亮,我借着那点月色收拾了下桌上的餐具,回屋睡了。之后每天都是这样。」
  
  
  
  「人间久别不成悲。」
  
  
  
  
  格瑞停下话音,许久终于察觉到女孩不同寻常的沉默,悠悠叹口气,「抱歉,我人比较冷漠,不适合谈恋爱。」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唔……」女孩仓皇抬起脸,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旋即低下脑袋。她应该说什么呢……她应该做什么呢……
  
  
  她抬起牛奶抿了口,温热醇厚,她望见桌上的方糖盒,几乎是想随便做点什么的心思,她夹了两块方糖扔进玻璃杯里。
  
  
  格瑞的瞳孔猛然缩紧——
  
  
  金发少年嬉笑着夹起两块方糖扔进冒着热气的牛奶里,面色苍白到令人忧心,让人想起脆弱的透明琉璃。一双蓝盈盈的眼睛却神采飞扬,像藏进世间无数个晨曦,所有本该属于他的灵气与生命力。
  
  
  「医生说你少吃点糖还能多活几年。」
  
  
  「没有糖我多活几年做什么~」
  
  
  没有你我多活几年做什么。
  
  
  「格瑞先生——!」女孩凄厉的惊呼伴随着玻璃杯碎裂的声音响彻于室内,温热的牛奶汩汩冒着泪,随即无奈地沉匿于地毯里。
  
  
  她忽然不敢再上前一步,向着那个跪伏在地的银发男人,那个陡然崩塌的神像。他攥住胸口的姿势直像是要将心脏活生生掏出。
  
  
  女孩后退两步,慌不择路地跑开,跑出这座墓地般的屋子,跑离那铺天盖地的,似要将她溺毙的痛苦漩涡。
  
  
  
  
  
  
  
  
  
  
  她跑出大门时渐渐慢了脚步,脚下是小径,两旁是开的灿烂至极的向日葵们,远处是水洗过般的万里晴空。有风自天边吹来,向日葵随风摇晃着笑脸似的花盘,似乎吹来谁的低语,说着对不起,少年音色清朗,挟裹着阳光的气息。温柔得令人想落泪。
  
  
  
  ※
  
  
  
  我以为我可以没事,我以为两个月杀不死我,我以为我看懂了你的背影,我努力听你的话,就这么活下去。
  
  
  
  可我没想到我会这么爱你。


————end——————


一个复健……大概会删,不禁转载。

给圈里老叶的粉丝们提个醒:

落天下:

①输了就是输了,就算对方赢得不光彩,哪怕自己输得不甘心,请保持理智,别乱喷,别惹事,别去对家那里开嘲讽引战,不高兴的话找基友吐槽去,我们别给老叶招黑。赢了固然更好,输了,我们也要表现出自己的气度和素养。


要知道你代表的不是一个人,你代表着叶修,代表着全职,代表着圈子里所有叶修的支持者,你一个人的反应极大会影响外界对以上三个对象的印象。


不要让别人觉得我们输不起。我们是叶修的粉儿,而我们男神最不缺的就是冠军。


②圈子里的小姑娘小妹妹们年纪偏小,可能还带点天真,以为事情能有转圜的余地,觉得对方赢得没道理,说不定多举报点对方的票数就能发生改变。宝贝们,清醒一下,B次元根本不在乎萌王是谁,也不关心属于中国的二次元形象是否能通过时代广场的荧屏传达给世界,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在这次比赛中,B次元的点击率和下载量。无论对家发的内容有多水,无论他们的应援内容合格与否,整个B次元在这次活动中火了,这就是他们想要的。至于其他,粉丝对掐?冠军花落谁家?比赛公正与否?关他们P事。


如果觉得心有不甘的话,可以在结束后删除所有应援资料和APP用以发泄:)


③一个人物站得越高,承受的也就越多。真人是这样,虚拟的形象也是这样。我不想说这次活动中大家努力了就好,我猜测所有叶粉的心中都是不甘心的,因为他值得更好。然而对家在把自家男神送上巅峰的时候又招了多少黑,这就不好说了。胜利从来都是把双刃剑,它在帮你赢得某些东西的同时,也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这次比赛我们大大方方地退场,站不到那么高,咱家本来也不适合太高调。要知道我们有一只安静如鸡的作者大大,还有一个宁愿被俱乐部赶出去也不肯去拍广告的男神。


……想开点吧,咱家画风就这样。一旦老叶真上了荧屏被叶秋抓回去咋办,这才第二赛季啊!


④他们说他们的,就算叶修人气垫底也不耽误我继续沉迷于他的盛世美颜。


⑤盗墓的十年之约已过,而全职的十年之约才刚刚开始。比长情我们谁怕谁,我曾经把小哥等出了门,也能把叶修等进国家队。赢了你们也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是很长的。


⑥最后私心问一下“叶神重返荣耀巅峰”这个TAG到底是谁打的,姐姐的男神,他一直就在荣耀巅峰。

关于全职动画化的评论,叶神不得不说的几件事

雁师:

薄荷色初秋-沉迷奥运更新再见:



如果看完觉得我完全在胡扯的GN,取关吧,你们随意。薄荷我不在乎。




看全职高手官方lof最新一条 关于片花的lof,下面的某几条评论让人心情好不起来。是哪几条我就不说了。大家心里清楚。




所以非常不好意思更新可能要延迟了。




我想,关于叶神以及叶粉的一些事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关于评论,看了很久以后我认为,其实就是关于叶神形象的事情。




在此我想提醒大家一句,现在同人圈很多都把二设当成原设来用,请大家仔细阅读原著,不要将二设和原设搞混,这样很容易就会产生误会甚至引发撕逼大战。




咱们各自专注自家好吗?谢谢大家配合哦。




 首先,关于叶神形象邋遢的问题。




原文里第三章就说过,叶神邋遢,确实,这是原著里的,我们无法反驳。




但是宅男邋遢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吧。像我们这样的家里蹲,认真想想,也未必都是井井有条的吧——你敢打包票不等于所有人都敢打。




而且到了后期第十赛季的时候,叶修的作息是老板娘定下的,可想而知一定是调整的相当好的。苏沐橙也在叶修身边,可以随时照顾叶修,邋遢,我想,是不会再出现的。




其次,关于叶修小肚腩的设定。这是一个二次设定。原著中并没有相关的说法。假如您找到了,请来私信我谢谢。我会道歉。但是,如果没有相关说法。那么请大家牢记,‘叶修有小肚腩’,这是一个二设,并非原设,是无法作为角色形象与原作不符的证据的。写文的时候用到请考虑清楚并标明,谢谢。




再次,关于叶神虚胖的问题。原文中只说是脸虚胖,并没有说身材胖。同上,如果您找到了身材的证据,请私信我谢谢。在这之前。请记住,虫爹原文中没有设定过叶修身材胖。原文第四十七章中说,叶神一天吃两顿,一顿常常还是方便面。按照正常的饮食规律,这样是胖不起来的,还有相当的可能性会瘦很多。而且,一个长期进行着脑力和体力运动的人,是不会胖的。你没看错,脑力和体力。




打网游也是需要脑力的,原著中叶修开发银武的事暂且不提了。罗辑用相当难的数学公式帮忙解出了叶神的问题,这不就是需要脑力工作的体现吗?原文中完美的坑杀霸图的拆迁流,都是罗辑同学一点点算出来的。而打比赛时需要考虑战术问题,这也是脑力工作的体现。现在大家说的四大心脏事实上是四大战术大师,叶修能在其中占一席之位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ps:顺带便科普一下。虫爹的原文是:玩战术的,心都脏。各位在写四大心脏的时候,请不要忘记他们原本的合称:四大战术大师。谢谢配合。




至于体力,长时间坐在电脑前是很需要体力的,不相信的姑娘们小伙子们可以去试试,圣诞节那次叶神整整打了36小时,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最后再说说关于叶修颜值的问题。原文九百九十四章和九百九十五章写到了叶神拒绝商业活动带来的影响。用两任主席的态度和话语从侧面衬托出叶修的颜值应当是不低的。而且形象很正面。所以关于叶修不帅,我认为这不太可能。




 




 




以及顺便贴一下两个GN的回评,我认为有道理,大家可以看看。生气的,请点小红叉。 







 




 




到这里本该结束了,但是我还想再扯两句。周泽楷的确很帅,原文里写了,但是是否是第一帅其实我们不得而知。这是一段原文的截图。请大家仔细看看。




是的,他的确是第一大帅哥,但是请看清楚,前面还有‘号称’两个字。请不要把这两个字疏忽了。有没有这两个字相当重要。




所以说综合而言,周泽楷是否一定要比叶修帅,抱歉,这是无稽之谈。




这件事,我认为再怎么争论也是没有结果的,谢谢。除非虫爹亲自澄清小周更帅。不然谁更帅都是有可能的。仅仅因为叶修更帅就觉得不服气甚至觉得不可能的妹子。请再多看看原著。谢谢大家配合。








 




     我希望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心平气和的像这样一起来讨论,拿证据,拿事实说话,专注自家,不要插手别家。相信这样,全职这个圈子会发展的越来越好。大家也一定是这么想的吧。如果有愿意转的妹子,谢谢你们。我希望这件事引起大家的注意和重视。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饥饱

像是现在的同人圈子呢……

壹玖一:

一种食物火了后,便会涌入一堆新来的厨师与食客,虽然厨师制作的想法是好的,但总有些厨师会不假思索的,理所当然的把自己想的强加于在那份食物身上。于是那些味道让人不理解的食物倍出。等到这种食物热度降下来了,望着现在粮仓,便有人想要退却了,转而投向其他的食物的圈子制作并享受着新的食物的圈子里高质量粮。
而还在曾经那个圈子挣扎的人,他们饥渴,自割大腿肉去烹饪也吃不饱,他们想着出门找些粮食吧,却被面前琳琅的食物震撼,不由心想:“我为什么之前觉得饿呢?”
他们放心了,安心的吃起食物,哪里会想到面前的看似美味的食物,很多食客叫好的食物实际上是他接受不了,不能理解的怪味,让他开始觉得自己喜欢的食物似乎已经开始变质了。仅剩的好吃的粮食被埋藏在大量的变质的食物中。饥饿的人类们不断翻找,这样机械的动作让他越来越饿。
等到他终于吃到了还不算变质的食物,他已经瘦骨嶙峋了,认识他的人表示不理解,慰问他的时候带来了全新的不一样的食物,他刚咬了第一口就忍不住赞赏它的好吃,哪怕它在所有全新的不一样的食物中只是最普通的一种。
他感动,赞叹,似乎自己吃到了世上最好的美食,他拖着瘦骨嶙峋的身体,告别了旧处的粮仓,尽管曾经相处了很久,怀着爱同人去安利,但最后他的内心却起不了一丝波澜。
“为什么之前觉得它那么好吃,现在却也提不起兴趣了呢?”他一边想着,一边同着朋友走向了新的粮仓。

几个脑洞

最后那句太赞

只撩不写真刺激:

西凡当初之所以能一言不合就开始背校规全靠那三年要赶路平出学院的积累。




知道路平为什么喜欢扛麻袋一样扛人吗?因为风萧萧当初做任务扛小孩就是扛麻袋一样的,这叫一脉相承。




陈久扔馒头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他像仓鼠扔瓜子一样扔旺仔小馒头。




西凡说“哦,我有不老实吗”的时候给人感觉他脱人衣服的时候也能这么淡定的说这句话。